當詐騙集團登上你爸媽的社交網絡

公司

10-24 20:00

本文來自公眾號李子的人間博物館(ID:museumofus),作者李子李子短信,愛范兒經授權發布。

Facebook 又攤上事兒了。不過這次不是 FB 自己,而是一個所謂的「廣告集團」,大量在 FB 上投放騙子廣告,手段極其隱秘、鉆漏洞極其兇狠,最近才被揭露出冰山一角。

 

是怎么做到的呢?這一通操作讓人瞠目結舌——他們讓一大群普通用戶變成了他們的「僵尸」。

 

而受害者,不是網癮患者,是一群在網絡面前最脆弱的人。

過去兩年間,許多人的信用卡賬單上,突然出現了一個不大不小的數字,而且每個月都扣錢。仔細一看,自己不知道在什么時候,「訂閱」了一些莫名其妙的商品。

而此時,Facebook 上面,上千個普通人的賬號正被操控著,瘋狂地發送一個個帶明星臉的詐騙廣告——湯姆漢克斯、桑德拉布魯克、Snoop Dog 等等。這些廣告,一次次不厭其煩地出現在你的首頁時間線上。是黑客嗎?并沒有這么簡單。這一切背后的主使是一個叫 Ads Inc 的廣告公司,CEO 是個 90 后的野心家。這些套路,仔細分析,其實并不復雜。

當詐騙集團登上你爸媽的社交網絡

▲名人廣告?| ladder.io

首先,這些虛假廣告的模式都是同一個:訂閱騙局(Subscription Scam)。你的時間線上突然出現一個你關注的明星新聞,旁邊用極小的字標注出 sponsor,告訴你是廣告。

當詐騙集團登上你爸媽的社交網絡

▲Facebook 的廣告長這樣?| BuzzFeed

但是你早就被明星的臉吸引進去(通常標題也很聳人聽聞,比如明星緋聞啥的),點進去之后,發現所謂「新聞」里面,這個明星順便給某個產品背了書(比如什么美容油、減肥代餐等等)。最后告訴你,你注冊一下某個網站,會給你免費送一個試用品,只需要付運費就可以了。

當詐騙集團登上你爸媽的社交網絡

▲虛假新聞頁面之后的免費試用 | BuzzFeed

免費誒!于是你就興沖沖注冊了,填了信用卡付了「運費」,產品也送到了。但是一個月之后,你發現信用卡上多出了一個陌生的數字,少則幾十多則幾百——你在不經意間注冊了該產品的「訂閱服務」,想取消還極其極其麻煩。

這種騙局對中老年人特別有效(廣告里的明星也是多是中老年愛好的鄉村歌手和演員)。中老年人對互聯網信息不熟悉,不會看各種小字和 T&C,根本不知道廣告能有多坑。

而這些廣告的投放也很有策略——針對你的地域、年齡和其它信息,精準打擊到這些「人傻錢多」者,收割一波韭菜。創始人是美國共和黨的忠實支持者,川普在 2016 年時候精準打擊窮紅脖子的策略,他簡直門兒通。

但是,其實 FB 對廣告審核很嚴的,如果發現是虛假廣告或者宣傳,核實之后很快就會封號,那騙子就打不了廣告了。怎么辦?

這下就是這個 Ads Inc 瞠目結舌的操作了:利用「出租賬號」(Rent Account),打游擊戰。

當詐騙集團登上你爸媽的社交網絡

▲圖 | Banksy

所有人都可以在 FB 上打廣告,只要你建立一個廣告或者公眾頁面(類似于建個微信公眾號),然后就能發帖子,花錢投廣告讓別人點進來,再把廣告鏈到其它地方,然后你自己就可以賣你的產品了。

如果我打廣告的頁面被封了,那我怎么辦?

Ads Inc 與一系列平臺合作,這些平臺招募各種人讓他們「出租」自己的 FB 個人賬號。也不需要你的用戶名和密碼,只要給這些個第三方平臺走個授權,裝個瀏覽器插件,自己什么都不用干,就能讓別人用你的賬號設個主頁并安排廣告內容。這個主頁和你半毛錢關系沒有,而你也不用知道,相當于你把自己的微信號拿給別人開了一個你完全不知情的公眾號。
當詐騙集團登上你爸媽的社交網絡

▲一個此類網站截圖 | fbdollars

然后他們針對的是誰呢?又是老年人,或者家庭主婦/夫,以及部分失業人群。這些人很閑,又非常缺錢,還不太知道互聯網怎么玩兒的。能把自己的賬號「租出去」,一個月幾十刀,一年就好幾百,何樂而不為?有的還起手就送一臺筆記本電腦,簡直闊綽。

然后這些人,再口口相傳、發展自己的「下線」并收點兒提成,像傳銷一樣。主婦的主婦朋友也掙了錢,或者拿到了商家送的免費手機、筆記本電腦,再招一波朋友。層層下去,這一下子 Ads Inc 手里就有成千上萬個賬號了。

當詐騙集團登上你爸媽的社交網絡

▲許多用戶真的得到了筆記本電腦 | BuzzFeed

而且,最關鍵的是,Ads Inc 和那些真正用這些賬號打虛假廣告的人,根本就不會被查到。FB 發現虛假廣告之后,最多只能做到封掉這個賬號相關的公共主頁而已。打虛假廣告的廠商,可以付錢給 Ads Inc 繼續換個賬號搞,換一個好幾百刀。

這一切,全部都是后臺操作,后門程序的權限高到嚇人,幾乎可以獲取你的一切個人信息。而前臺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賬號已經被監控。他們根本沒有能力去知道這中間具體發生了什么。

這個東西藏得之深、之隱蔽,又如此高科技、有組織,美國聯邦調查委員會查了很久才把這整個事情揪出來。BuzzFeed News 最近寫了一篇長文,深度扒皮了這個公司以及背后的產業鏈,包括 90 后的創始人 Asher Burke。(給他的評價是,「he revolutionized scamming」……還有很多精彩的東西,點擊原文鏈接可以看一下這篇深度報道)

當詐騙集團登上你爸媽的社交網絡

當詐騙集團登上你爸媽的社交網絡

▲BuzzFeed 的報道「Trap King」,雙關了一下 | 網頁截圖

所有的騙局都有精妙之處,直擊人類的貪婪本性。類似給你一點小甜頭,再從你這兒薅羊毛的手段,更是屢見不鮮。互聯網詐騙的原型是所謂「尼日利亞王子」(聲稱手頭有一筆巨款需要轉移到你的賬戶,給你分一部分,但需要你墊一點兒「手續費」),乍看愚蠢無比,但也能以量取勝。

然而這個故事的走向卻讓人更加憂慮。當騙子比我們所有人都更懂技術的時候,事情就會朝不可收拾的地方發展,而普通人的生活會越來越艱難。

當詐騙集團登上你爸媽的社交網絡

▲圖??| Bansky

不同的人,可以從不同的角度看待這個問題:互聯網安全亟待改善;大平臺必須加強監管;人們必須提升防備。即使不懂這些的人,也會捂著胸口感慨——小便宜千萬不能占。

但是,技術以及它的操縱者,以一個巨大的、恐怖的形象盤踞著,它能精準地擊中那些最弱勢的群體,瘋狂地進行剝削。

這就是「掠奪性技術」(exploitative technology)。它所掠奪的空間,是潛在的不平等;而它所制造的,是更加巨大的不平等。

當詐騙集團登上你爸媽的社交網絡

▲圖 | Bansky

一個 50 多歲、不懂互聯網、只想跟自己兒子互粉的大媽,一打開微信朋友圈、社交網絡 App,就有坑人微商心心念念蹲著,有的放矢地坑了錢;回頭大媽又被隔壁大媽說服,把自己賬號租出去、把自己的個人信息分享了去換了點禮品,又間接地、十分用力地坑了別人。

真的是完美的閉環。

中老年人是在技術前面最脆弱的群體之一。他們的學習能力和學習意愿都比較低,對于互聯網這種快速發展的新興事物缺乏判斷。當信息的載體和呈現面貌都發生了變化,他們難以用我們這一套標準去分辨好壞。根據科學雜志今年一月份的一項研究,65 歲以上的老人轉發假新聞的數量是年輕人的 7 倍之多。這事兒不管在國外還是在國內,都并不罕有——相信你也習慣了長輩在家庭群里發的各種聳人聽聞的謠言。

當詐騙集團登上你爸媽的社交網絡

▲圖??| Bansky

我們用越來越先進的設計,制造著越來越「人性化」的界面。現在很多東西都「用戶友好」,微信你爺爺也能玩得轉;然而,這種看似降低了的壁壘,對他們來說又是隱形的深淵。互聯網并不是簡單的虛擬空間,而是隨處都滲透著危險的復雜機器,需要大量的經驗和知識去理解。在這中間的距離,正是掠奪發生的地帶。互聯網開放的本質以及高度的商業化,讓最懵懂的韭菜輕易地就能碰上技術最高超的收割者,可謂是毫無招架之力。

其實你我都一樣。電腦不過就是一個屏幕里,里面有一個瀏覽器,我們在里面上網,并把自己幾乎托付給了這個「用戶友好」的地方。然而,我們把我們最私密的東西——對話、日記、財產——都分享給了一個龐大、冷酷、永不遺忘的現代企業,以及它背后的一切,而我們唯一的希望,僅僅是它不在乎我們的存在而已。

當詐騙集團登上你爸媽的社交網絡

▲圖??| Bansky

前一陣子,《衛報》刊登了一系列深度報道,總領的標題,是《數字異托邦:算法是如何懲罰窮人的》(Digital dystopia: how algorithms punish the poor)。從社會保障,到工作勞動,再到福利決策,這些被技術人員拍腦袋想出來的「算法」,攜帶著天然的偏見,讓窮人、少數族裔、女性深陷不公。

而比這更為危險的是,這些人面對巨大的算法機器和它背后的資本與權力,手無寸鐵。你如何期望一個連算法都不懂的人,去對抗算法呢?

然后接下來是什么?弱勢群體進一步被「更先進」的網絡與技術隔離。大媽被坑了之后,發誓遠離社交網絡,再也不用手機——那他們就徹底無法享受技術發展帶來的便利,不平等又加深了。這就是技術的社會后果(social consequences of technology)。
當詐騙集團登上你爸媽的社交網絡

▲衛報的一系列報道 | 網頁截圖

學界、乃至部分業界都在反思,究竟資本的力量,是怎么如此精確地通過技術壁壘、猛割普通人的肉?當技術帶給社會的割裂大于福利,社會將怎么重新看待技術?

我們到底需要怎樣的技術?當然,我們并不是不要技術。我們需要認清的,是這么一個現實——沒有一個技術是獨立于社會存在的。技術并不是在一個真空中發展,而是產自我們的社會需求、被權力結構左右操縱、并作用于特定的群體。我們需要從技術的「周邊」尋找答案。

送上佐治亞理工科技史專業創始人、美國科技史領域泰斗 Melvin Kranzberg 的幾句話(又被稱為「Kranzberg’s Laws」),裱在了我們教室的墻上。

當詐騙集團登上你爸媽的社交網絡

▲Kranzberg’s Laws | 作者

「1,技術既不是好的也不是壞的,更不是中立的。」

「4,雖然技術在許多公共事務中占首要地位,然而非技術的因素在技術決策中占首要地位。」

「6,技術是一項人類活動。技術史也如此。」

當詐騙集團登上你爸媽的社交網絡

轟鳴的機器帶來了馬克思政治經濟學;眼花繚亂的電視和廣播帶來了現代傳播學;而當互聯網科技超越其他范式的理解,我不知道誰會有這個勇氣去解答那些緊迫的問題。

作為一個科學、技術與社會研究者,時不時地會感到一種 Calling。我知道我自己人微言輕,可能到最后也研究不出來個啥,但我覺得,這個專業可能是社會需要的。共勉吧。

參考來源

[1] Craig Silverman,「How A Massive Facebook Scam Siphoned Millions Of Dollars From Unsuspecting Boomers」, BuzzFeed News

https://www.buzzfeednews.com/article/craigsilverman/facebook-subscription-trap-free-trial-scam-ads-inc

?[2]?Craig Silverman,「People Are Renting Out Their Facebook Accounts In Exchange For Cash And Free Laptops「, BuzzFeed News,?https://www.buzzfeednews.com/article/craigsilverman/facebook-account-rental-ad-laundering-scam?

[3] Guess, A., Nagler, J., & Tucker, J. (2019). Less than you think: Prevalence and predictors of fake news dissemination on Facebook. Science advances, 5(1), eaau4586.

[4] Guardian, Digital dystopia: how algorithms punish the poor,?https://www.theguardian.com/technology/2019/oct/14/automating-poverty-algorithms-punish-poor?

登錄,參與討論前請先登錄

評論在審核通過后將對所有人可見

正在加載中
福彩3d组3和组6的区别